快捷搜索:  美女    名称  交警  美食

房事为什么一定要戴套?很多人都不一定知道!

  第01章你要跟我离婚?   

  漆黑寂静的房间里,只余墙上石英钟秒针转动的滴答声陪着我。  不知道过了多久,终于听见开锁推门的声音,然后房间里遽然亮了起来。  已经习惯黑夜的眼睛,被灯光刺的有些痛。  我看了眼石英钟,凌晨一点二十九分。  在外奔波了一天一身酒味一脸疲惫的黎禹行看见我在客厅有些意外,怔了一下,然后迅速收起了疲惫换上我熟悉的温柔:“薇薇,怎么还没睡?”  “等你。”我看着这张我爱了七年的脸不自觉的弯了唇角。  他菱角分明的唇弯起一抹柔和的弧度,声音温柔的像要滴出水来:“想我了?”  看着他深情的黑眸,我在黑暗里用了几个小时鼓起的勇气瞬间有些溃不成军。  可,我知道自己已经没有退路了。  我低下头不敢再看他那张让我容易动摇的脸,将茶几上的文件直接递到他手上。  想说话可是喉咙像是被灌了强力胶水,怎么都发不出声音。  他接过文件,然后我听到指腹和纸张大力摩.擦的声音,再然后他不敢置信的声音在我头顶响起:“你要跟我离婚?”  我刷的抬起头,看着他明显受伤和不相信的脸,苦涩从心里一直蔓延到嘴边,最终我只是坚定的点点头。  垂在身侧的手,指甲已经不自觉的掐进掌心,但痛不及心中万一。  两人对视良久,他先开口:“为什么?”  我在他平静下来的声音里听到了心碎。  “因为我不想再跟着你过苦日子了。你看你现在快破产了,什么都给不了我了,别说给我买好看的包包和漂亮的衣服,就连我们住的这栋房子都快要被银行收走了……重点是我发现自己已经不爱你了。”  “你骗我!你以前跟着我过过更苦的日子。”  看着他因为我残忍的话像个受伤的野兽似的低吼,我低下头:“你都说了那是以前。我现在习惯了阔太太的生活,所以没办法再像以前那样陪你共苦共难了。”  果然,不看着他,这些话说起来更容易了些。  他把离婚协议书扔到茶几上,强迫我抬起头看着他,“看着我,再说一次你不爱我了我就信!”  相爱七年,结婚三年。  他深知我的弱点在哪,他知道我没办法对着他的眼睛说出不爱他,最起码过去的七年里无论怎么吵架闹分手都不曾。  可这次不同以往,我弯了弯唇角,直直望着他那双我无数次沦陷的黑眸一个字一个字的道:“我不爱你了。”  只是两侧攥紧的双拳中,尖锐的指甲又入肉几分。  他眼里遽然起了风暴,抄起茶几上的离婚协议书撕的粉碎,然后一把把我推到在沙发上,失控的朝我吼道:“邬薇!你骗我!”  我想张口却被他猛然堵住未出口的话,用嘴。  这不是温情的吻,而是他痛到极致的发泄。  他满嘴的酒味迅速侵占了我的口腔。  没多久我就尝到了唇齿间血腥的咸涩味,不知道来自于他还是我自己。  他的牙齿肆虐够了我的唇又狠狠的咬上上我的肩膀。  我没挣扎却吃痛闷哼出声。  他从我肩膀上抬起头,一双已经如墨的黑瞳注视着我,拉起我的手放到他心口的位置:“痛吗?可我这里更痛。”

  第02章除了你,我什么都没有了    

  我闭上眼,想抽回被迫抵在他心口的手。  这样的他让我心疼到有些窒息,原本就不够坚定的意志迅速开始动摇,并且有随时崩塌的可能。  大概是我抽手的动作更加激怒了他,他的动作越发粗鲁。  抓住我的双手用一只手固定在头顶,另外一只手快很准的撕去了我的睡裙。  我感觉到事业线旁的软峰在他愤怒的大手下饱受肆虐,明天定然会青紫一片。  肩膀上的痛楚终于消失,但并没有结束,而是游移到了其他的地方。  从事业线旁的软峰到腰肢,肚脐,小腹……  都留有他牙齿和手指肆虐后的痛楚。  我咬着牙一声不吭的承受着。  如果这么对我能让他稍微好受点,那么我愿意。  可我的不挣扎不反抗也不叫喊,只是更让他愤怒。  于是终于我感受到身体最羞涩的地方被他狠狠的顶开。  然后是简单粗暴的撞击。  我疼的绷紧了身子躬起了腰背。  这个动作像是取悦了他,让他的进出越发迅速有力。  “说你爱我,不会离开我。”他因动情而黯哑的声音贴在我耳边引.诱我。  我艰难的摇摇头,死死的咬住唇,哪怕嘴里早就布满了血腥味。  我怕我一松口,就会妥协。  好在这么多年到底习惯了他的碰触,没多久身体出于自我保护开始分泌出保护性的液体。  他用手指沾了下,举到我眼前强迫我看着:“还是你的身体比你的嘴诚实。还说不爱我,不爱我怎么会流这么多水?”  我闭上眼扭过头,无论他怎样羞辱凌虐我都一声不吭。  直到最终我诚实的身体和他一起攀到了愉悦的顶峰。  最后那一刻,我听到他在我耳边说:“别离开我!除了你,我什么都没有了。”  事后,我还很清醒,他却连澡都没洗就睡着了,累的。  投资被合伙人骗,好不容易刚有所成的公司如今濒临破产。  他每天都辛苦的在外面奔波应酬想方设法却依旧找不到贷款。  我痴迷的看着这张爱了七年的脸,满心不舍。  但是,我却不得不离开。  眼看着天就要亮了,我悄悄的起身,穿好衣服。  轻轻的起身拉开床头柜,把两份已经签过字的离婚协议书放在了他的床头。  我料到他会撕毁,所以直接打印了四份。  最后在他唇上轻轻的吻了下,在他耳边低声告别:“我爱你,但是,再见!”  然后毅然决然的拉开门离开。  吴子恒已经在楼下等着我,我上了他的车直奔机场。  要过安检的时候我无意间回头,在人群里看见了衣衫凌乱四处张望的黎禹行。  我不由有些呆愣。  黎禹行像是感受到了我目光,迅速朝我看过来。  我连忙把胳膊挎到身旁男人的臂弯里,头也枕在了他的肩膀上,一副小鸟依人的亲密状。  身旁的吴子恒,很诧异我的举动,但是还是很高兴我对他主动的亲昵,伸手揽住了我的肩膀。  通过安检,甩开男人碰我的手,我再回头,人群里已经没有了黎禹行的踪迹。  眼泪终于肆无忌惮的掉了下来。  吴子恒看了我眼:“你为他做这么多,他却毫不知情,值得吗?”  我冷冷的抬头看了他一眼:“与你无关!你只需要把承诺给我的那笔钱打到我给你的账号上就行。”  飞机很快升上三万米的高空,带着我离开我最爱的男人。

  第03章五年后的邂逅   

  五年以来,我无数次想象过再跟黎禹行重逢的画面。  但,怎么也没想到会是现在的场景。  我如此狼狈,而他依旧高贵优雅。  我被逼无奈陪着老板朱大顺参加了一个他口中我不能不到的晚宴。  结果我没想到这男人竟然渣到在公共场合的酒水里给我下药。  身体已经不能自控,但是意识尚存的我,被他带到了酒店。  我有口不能言且浑身无力,被他搂着在前台办理入住的时候,拼命的朝前台客服眨巴眼睛希望她能救我于水火中。  然而酒店前台只是把我当成不检点的特殊职业女,很不屑的看了我一眼,就挂着虚伪的笑容专注招待朱大顺了。  我们刚离开,就听见前台在议论说我不知廉耻为了钱连这种猪一样的男人都陪。  她们说的没错,朱大顺真的是猪一样的男人,又丑又胖又矮唯独有几个臭钱开了家公司。  而我最大的错误就是迫于生计在他的公司里上班。  我绝望的被朱大顺带进电梯,以为今晚就要被这个猥琐的上司糟蹋了。  结果在出电梯的时候,我看见了黎禹行。  说不出这一刻的感受,对我来说黎禹行此时不仅仅是前夫旧爱而是宛若救世主一般的存在。  我拼命的朝他眨眼示意。  可黎禹行只是冷冷的扫了我一眼,像是不认识我一样,就抬起修长的腿迈入了电梯。  听见电梯门在我身后合上的声音就像听见了自己心里绝望的声音。  泪水缓缓的顺着眼角滑落,我认命的闭上眼。  没几步就到了房间门口,我听着朱大顺刷房卡开门。  可我用尽全身力气都无法动一个手指头。  尽管我只有不到九十斤,但是对于又矮又胖的朱大顺来说,把我从宴会的大厅带到这里来也是很吃力。  所以他连房门都顾不上关,就先把我扔到大床上。  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,还不忘朝我得意的叫骂:“臭女人!让你在公司装高贵装清纯,现在还不是落在老子手里!”  说着不解恨的朝我还搭在床沿上的小腿狠狠踢了一脚:“让你拒绝老子,现在还不是老老实实躺在这里等着老子上!”  小腿上轻微的痛楚让我意识到我的知觉正在恢复,我拼命的动了下手指,但是更加绝望的发现,也仅仅只能动到这地步。  听着朱大顺悉悉索索的脱衣服声,我彻底绝望了。  就在这时候,我听见了敲门声。  我惊喜的睁开眼,望向门边,祈求来人能救我于水火之中。  结果,意外的看见去而复返的黎禹行优雅的靠在大敞的门边,曲起优雅的食指昂在门板上。  朱大顺不满的提上刚脱掉的裤子,嘴里骂骂咧咧:“谁他.妈这么没眼力价,敢来坏老子好事?”  这时候他已经看见立在门边的黎禹行,见他气质尊贵身材高大,显然不是他能得罪的起的人,虽然语气还是很不好,但是不再不干不净的吐着脏字的问:“你是谁?有事吗?”  黎禹行低头看着他,弯唇笑了笑:“你带着我的妻子来开房,你说我有事没?”

第04章她是我妻子  

  说完抬起腿重重的踹在朱大顺的肚子上,踹的他四仰八叉的倒在房间的地板上直咳嗽。

  黎禹行将右手揣进裤子口袋里,迈着优雅的步伐走到朱大顺跟前,抬起脚顶着他的下巴,逼迫他仰望着自己。  还没等黎禹行开口,朱大顺就忙不失迭的开口求饶:“不关我事啊!是这娘们主动勾.引我的!真的不关我事……”  在我眼里朱大顺一直都是个有色心没色胆欺软怕硬胆小如鼠的草包,所以我怎么都没想到他竟然敢在公共场合给我下药。  现在看着他如此令人憎恨的一面,我只是觉的更加恶心。  他推卸责任的话换来的是黎禹行在他下巴上踢了更重的一脚。  朱大顺闷哼一声,这回再也开不了口了。  从我的角度能看见朱大顺唇角有鲜血流下,想必黎禹行这一脚不是踢掉了他的牙就是让他咬到了舌。  “我刚说过了,她是我妻子,你当着我的面还敢污蔑我的妻子,看来你真是活腻了!”  朱大顺捂着嘴呜呜的叫喊,听不出他说的什么,只是面色很焦急。  黎禹行不耐烦的又在他胸口踢了一脚,“你给她下了什么药?解药呢?”  朱大顺苦着脸捂着嘴不清不楚的回答:“是一种朋友私下研制的新药。开始会让她浑身无力但是意识清醒,但是再过一会就……”  看了眼黎禹行,肥胖的身子往后缩了缩,似乎因为惧怕黎禹行有点不敢说出口。  黎禹行眯了眼,“嗯?”  朱大顺抱着头闭上眼,认命的喊到:“一会就变成非男人不可的荡…妇…如果没有男人碰她就一直会陷入这种状态无药可解。”  被踹怕的朱大顺到底没敢说出侮辱性的字眼,含糊的带了过去。  我听见朱大顺的话更是恨极了这个男人,我与他往日无仇近日无冤的,他竟然对着我下如此卑劣的药物。  黎禹行冷冰冰的脸上也隐约有了一抹怒色,见朱大顺抱着头便重重的往他鼠蹊处狠狠的踩了下去。  朱大顺发出凄厉的惨叫声,两手从头上挪了下来护着受了重创的腿间,看着黎禹行的眼里满是恐惧。“饶了我吧!我真的不知道她是有夫之妇……”  “滚!”  朱大顺听见黎禹行冷冽不耐的声音连滚带爬的离开了房间。  黎禹行在朱大顺走后勾起脚把房门关上。  知道自己的安全得到了保障之后,我开始忐忑起来。  五年了……  五年后初相见,竟然是这样的情景,让我有些难堪,有些庆幸。  为自己的处境感到难堪,庆幸他救了我。  想起电梯门口相逢时他那张冷漠的仿若看陌生人的脸,我突然有点不敢见他。  闭上眼,听着皮鞋规律的踩在地毯上的声音,离我越来越近。  没有由来的紧张,让我忽视了我已经可以动的手脚。  良久没听见声音,我睁开眼,看着站在床头俯视我的他,感激的开口:“谢谢你,救了我!”  他的脸上没有五年前的深情款款,是一脸我陌生的冷冰冰。听见我的话,他微勾唇角,唇畔绽开嘲讽的笑:“还好,你不是怪我多管闲事!”  我楞了下,明白了他的话后心里像突然被插了一把锋利匕首,尖锐的痛了起来。  “邬薇,没想到几年不见,你为了钱竟然人尽可夫了。”

第05章我嫌你脏   

  我愕然的望向他那张我爱了十二年的脸,却只在这张熟悉的脸上看见了陌生的冷漠和不屑。  “我没有!”被最爱的男人用这么难堪的字眼形容,我终于忍不住痛哭着为自己辩解。  黎禹行微眯了下眼:“你能说话了?”  我这意识到我竟然能发出声音了,我尝试着动了下手脚,发现也都开始听从大脑的支配了。  但是与此同时,一股热流从小腹向身体各处蔓延,不一会我就觉的有些心慌的难受,浑身说不出的燥热。  我有些难耐的在床上动来动去,手也无意识的开始撕扯自己的衣服。  黎禹行把我从床上拉了起来,抱进浴室扔到花洒底下。  冰凉的水浇在身上有一瞬间的舒服,可是随即还是被内心的燥热覆盖。  说不出来的难受,只有在贴近黎禹行裸露在衣服外冰凉的皮肤上才有片刻纾解。  黎禹行微皱了下眉,试图推开我。“我嫌你脏!”  还残存的一点理智让我有些羞囧,也知道自己该放手,否则只会让他更看不起自己。  可是现在的他对于此刻的我来说,就是沙漠中的绿洲。  生理的渴望让我如同八爪鱼一般死死的缠在他身上,不给他推开我的机会。  “邬薇,这可是你自找的,你别后悔!”  黎禹行说完就伸出一只手钳制住我在他身上乱摸的双手,另一只手将已经湿透的衣衫从我身上剥离。  等到我身无寸缕,他把花洒从支架上取了下来直直的对着我冲了下来。  强大的水流冲击让我睁不开眼,嘴里也灌进了少许呛的我直咳嗽,我摇头晃脑挣扎着想躲开花洒,不断的咳嗽让我有些喘不过来气。  就在我忍受到了极限的时候,他将花洒从我的头顶往下移动,这次水流对准的是事业线旁的软峰,峰顶稚嫩的点被激烈的水流浇的有些疼痛。  “别这样……”双手被钳制的我,只能扭动着腰试图躲闪。  他置若罔闻,直到看见象牙白的皮肤上被冲洗的通红,他才将花洒放回支架,从脖子上抽出领带将我的双手捆绑后挂在头顶的晾衣杆上。  然后抬起我一条腿直直的举过我的头顶,几乎成竖着的一字型。  “疼……禹行,别这样!”我委屈的望着他,韧带被强硬拉开的痛楚让我忍不住流泪。  现在的黎禹行真的不是五年前的他了,他脸上没有一丝一毫因为我的痛苦而心软的迹象,相反薄唇微勾,吐出让我更觉的耻辱的话:“不这样怎么洗干净你肮脏的身体呢?”  我咬紧唇,任眼泪顺着脸流进嘴里,有些咸有些苦,很像此刻心里的感觉。  我闭上眼,不敢再看这张跟我记忆里完全不同的陌生的脸。  可是闭上眼的感官愈发清晰,单脚站立另外一条腿绷直的我,站的有些摇摇欲坠。  花洒强劲的水流丝毫不怜惜的冲洗着茂密黑林下羞于见人的深谷。  很疼,真的很疼,但是更多的是屈辱。  没有什么比深爱的男人如此嫌弃的对待更让人觉的难堪的。

由于微信篇幅限制,只能发到这里啦!

点击下方【阅读原文】,后续剧情高潮不断!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